篮球比分188直播nba|篮球比分网007|
凤凰徐州新华书店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学艺术 > 文学 > 蝴蝶梦

      蝴蝶梦
      蝴蝶梦
      • 本店售价:¥18.8元
      • 定价:¥25.0元
      • 折扣:75
      • 作者: (英国)杜穆里埃
      • 出版社: 译林出版社
      • ISBN: 9787544714358
      • 出版日期: 2010.1
      • 开本: 32开
      • 版次: 1
      • 印张: 平装
      • 字数: 暂无
      • 库存: 暂时缺货
    • 购买数量:加入购物车
    •     

    商品详情


    编辑推荐语

        《蝴蝶梦》原名《吕蓓卡》,是达夫妮·杜穆里埃的成名作。?#39749;?#20844;吕蓓卡于小说开始时?#21254;?#27515;去,从未在书中出现,?#35789;?#26102;处处音容宛在,并能通过其忠仆、情夫等继续控制曼陀丽庄?#22467;?#30452;至最后将这个庄园烧毁。一方面是缠绵悱恻的怀乡忆旧,另一方面是阴森压抑的绝望恐怖,加之全书悬念?#27426;希?#20351;该书成为多年畅销?#20976;?#30340;浪漫主义名著。

    内容提要

         一个飘零的孤女,突?#24576;?#20026;一座古老庄园的新任女?#39749;耍?#21487;她处处都 生活在已故女?#39749;?#30340;阴影下,甚至新婚的丈夫也令她惶恐紧张。直到一起 船难、一次审判和?#24576;?#22823;火,令一个阴谋之下的阴谋暴露出?#33487;?#30456;…… 《蝴蝶梦》作者通过情景交融的手法,成功地渲染了缠绵悱恻的怀乡 忆旧和阴森压抑的绝望恐怖这样两种交叠渗透的气氛,加之全书悬念?#27426;?,使之成为一本多年畅销?#20976;?#30340;浪漫主义小说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

    前言

         英国女作家达夫妮·杜穆里埃(1907—1990)生前曾是英国皇家文学会 会员,写过十七部长篇小说以及几十种其他体裁的文学作品,1969年?#30343;?予大英帝国贵妇勋章。她厌恶城市生活,长期住在英国西南?#30475;?#35199;洋沿岸 的康沃尔郡,她的不少作品?#21254;?#27492;郡的社会习?#23376;?#39118;土人情为主题或背景 ,?#35270;?ldquo;康沃尔小说”之称。
         达夫妮·杜穆里埃受19世纪以神秘、恐怖等为主要特点的哥特派小说 影响?#20185;睿?#21516;时亦曾研究并刻仿勃朗特姐妹的小说创作手法,因此,“康 沃尔小说”大多情节比较曲折,人物(特别是女?#39749;?#20844;)刻画比较细腻,在 渲?#26087;?#31192;气氛的同?#20445;?#22841;杂着带有宿命论色彩的感伤主义。
         《蝴蝶梦》原名《吕蓓卡》,是达夫妮·杜穆里埃的成名作,出版于 1938年,已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,再版重印四十多次,并被改编搬上银幕 ,由擅长饰演莎士比亚笔下角色的名演员劳伦斯·?#21525;?#32500;尔爵士主演男主 角。该片上映以来久盛?#20976;ァ?br />      达夫妮·杜穆里埃在本书中成功地塑造了一个颇富神秘色彩的女性吕 蓓卡的形象,此人于小说开始时?#21254;?#27515;去,除在倒叙段落中被间接提到外 ,从未在书中出现,但?#35789;?#26102;处处音容宛在,并能通过其忠仆、情夫等继 续控制曼陀丽庄园直至最后将这个庄园烧毁。小说中另一女性,?#21254;?#25925;事 叙述者身份出现的第一人称,虽是喜怒哀乐俱全的活人,?#23548;?#19978;却处处起 着烘?#26032;?#34003;卡的作用,作者这?#24544;?ldquo;实有”陪衬“虚无”的手法颇为别致 。值得注意的是,作者通过刻画吕蓓卡那种放浪形骸的生活,以及她与德 温特的畸?#20301;?#23035;,对英国上层社会中的享乐至上、尔虞?#33402;?#31351;奢极侈、 势利伪善等现象作了生动的揭露。作者还通过情景交融的手法比较成功地 渲染了两?#21046;?#27675;:一方面是缠绵悱恻的怀乡忆旧,另一方面是阴森压抑的 绝望恐怖。这双重气氛互相交叠渗透,加之全书悬念?#27426;希?#20351;本书成为一 部多年畅销?#20976;?#30340;浪漫主义小说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

    精彩页(或试读片断)

         昨晚,我梦见自己又回到了曼陀丽庄园。恍惚?#26657;艺?#22312;那扇通往车 道的大铁门?#22467;?#22909;一会儿被挡在门外进不去。铁门上?#26131;?#25226;大锁,还系了 根铁链。我在梦里大声叫唤看门人,却没人答应。于是我就凑近身子,隔 着门上生锈的铁条朝里张望,这才明白曼陀丽已是座阒寂无人的空宅。
         烟囱不再飘起袅袅青烟。一扇扇小花格窗凄凉地洞开着。这?#20445;?#25105;突 然像所有的梦中人一样,不知从哪儿获得了超自然的神力,幽灵般飘过面 前的?#20064;?#29289;。车道在我眼前伸展开去,蜿蜒曲折,?#32769;?#22914;旧。但是待我向 前走去,就觉察到车道已起了变化:它显得又狭窄又荒僻,不再是我们熟 悉的那个模样。我一时?#26800;?#36855;惑不解,但当我低下头去避开一根低?#25346;?#26355; 的树枝?#20445;?#21457;现了变化的?#20174;傘?#21407;来自然界已恢复了本来的面目,渐渐把 她细长的手指顽强而?#20302;得?#25720;地伸到车?#37070;侠?#20102;。?#35789;?#22312;过去,树林对车 道来说,也?#36158;?#26159;个威胁,如今则终于赢得胜利,黑压压势不可当地向着 车道两侧边沿?#24179;?#27017;树伸开赤裸的白色肢体,互相紧紧偎依,枝条交叉 错杂,形成奇特的?#24403;В?#22312;我头顶构成一个形?#24179;?#22530;拱道的?#20223; ?#36825;里还 长有许多别的树木,有些我叫不出名字,还有些低矮的橡树和翘曲的榆树 ,都同榉树盘根错节地纠结在一起。橡树、榆树,还有巨怪似的灌?#25964;裕?以及其他一些草木,就这么纷列在这块静谧的土地上,全然不是我记忆中 的景象。
         车道已变成一条细带,与过去比,简直成了一根线!路面的沙砾层已 不知去向,只见密密的一片杂草和青苔。树枝倒垂下来,阻挡着我的去路 ,节瘤?#19979;?#30340;根部活像骷髅的魔爪。在这片荒凉芜秽的林莽中间,时而也 还能认出一些灌?#25964;裕?#37027;是当年我们居住时的标志,是人工栽培和雅趣的 产物。如紫阳,它的花穗曾经颇负盛名,但如今因为无人修剪照拂,也成 了野生植物,枝干高得出奇,却开不出?#27426;?#33457;来,又黑又丑,与左近?#20999;?无名的草?#20037;?#26377;?#35009;?#20004;样。
         忽而东,忽而西,这条可怜的细线歪歪扭扭地向前伸展。(而它?#27426;染?是我们的车道啊!)有时我以为它到头了,不料它又从一棵倒在地上的死树 底下钻出,或是在一道由冬日绵雨积成的泥泞小沟的那?#27675;?#25166;着露出头来 。我从未觉得道儿竟这么长,那距离想必是?#27426;?#25104;倍?#30001;歟?#23601;像树木成倍 往高处长去一样。车?#28010;?#20046;根本不通向宅子,而是引入一片迷津,通向一 片混沌杂乱的荒野。突然间,我一眼看到了那宅子,宅前的通道被一大簇 乱生?#39029;?#30340;异样灌木覆盖了。我伫立?#29275;?#24515;儿在胸中怦怦剧跳,眼眶里泪 花滚动,带?#21254;?#38453;异样的痛楚。
         这就是曼陀丽!我们?#31302;?#38464;丽故居!还是和过去一样的隐僻、静?#20303;?br />     灰色的砖石在梦境的月光里显得白?#20063;?#30340;,嵌有竖框的?#30333;?#26144;着绿草?#27721;?屋前平台。时光的流?#29275;?#19997;毫无损于围墙的完美对称,也无损于宅基本身 ,整个宅子宛如手掌心里的一颗明珠。
         平台斜连草地,草地一直伸向大海。一转身,我看见那一泓银色的海 水,犹如风平浪静时明镜般的湖面,静静地任月光爱抚。没有波浪会使这 梦之水粼粼?#22257;?#20063;不见云块被西风吹来,遮掩这清朗、惨白的夜空。我 又转身面向屋?#21360;?#23613;管它屹然挺立,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态,仿佛我们 昨天刚刚离开,谁也没?#20381;磁?#23427;一下,但我发现庭园也和林子一样,服从 了丛林法则。杜鹃竟高达五十英尺,它们与?#20998;?#34152;缠绕在一起,?#36141;?#19968;大 簇无名的灌木胡乱交配。这些杂种灌木,紧紧地依傍着杜鹃的根部,似乎 是意识?#38454;?#24049;出身的卑贱。一棵紫丁香与铜榉长到一块儿去了,而那永远 与优雅为敌的常青藤,还恶毒地伸出弯曲?#31302;?#39035;,把这对伙伴更紧地卷绕 起来,使它们沦为俘虏。在这无人?#23637;?#30340;弃园里,常青藤占着最突出的地 位,一股股、一绞绞的长藤爬过草地,眼看就要侵入屋?#21360;?#27492;外还有一种 原来生长在林中的杂交植物,它的种子很久前散落在树底下,接着也就被 人遗忘了,如今它?#26149;?#24120;青藤齐头并进,像大黄草似的,把自己丑陋的身 子挺向曾经盛开过水仙花的柔软的草地。
         到处可以看到荨麻,它们可以算是人侵大军的先头部?#21360;?#23427;们盖满平 台,乱七八糟地?#31561;?#30528;走道,还把它粗俗细长的身子斜靠在屋子的窗棂上 。它们?#20999;?#24456;差劲的步哨,因为在好些地方,它们的队伍被大黄草突破, 就耷拉着脑袋,没精打采地伸着躯干,成了野兔出没的处所。我离开车道 ,走向平台。荨麻拦不住我,任何东西都拦不住我,因为梦中人走路是有 法术的。
         月光能给人造成奇异的幻觉,?#35789;?#23545;梦中人也不例外。我肃然站在宅 子?#22467;?#31455;断定它不是一个空洞的躯壳,而像过去那样是有生命的、在呼吸 着的活物。
         窗户里透出灯光,?#25644;?#22312;夜风中微微拂动。藏书室里,门半开?#29275;?#37027; 是我们出去时忘了随手带上。我的手绢还留在桌子上,在一?#22771;錈倒?#30340;旁 边。
         藏书室里处处留着我们尚未离去的印记:一小堆标有“待归还”记号 的图书馆藏书?#20976;?#25163;丢在一边的《泰晤士报》;烟灰缸里的?#27426;?#28895;蒂;歪 歪斜斜倒在椅子上的枕垫,上边还印着我俩并头倚靠的痕迹;壁炉里炭火 的余烬还在晨曦中吐着缕缕青烟?#27426;?#26480;斯珀,爱犬杰斯珀,就躺在地板上 ,眼睛充满着灵性,肥大的颈部下垂?#29275;?#23614;巴?#36317;距?#25671;个不停,那是因 为它听见了?#39749;?#30340;脚步声。
         我一直没注意?#21073;欢?#20044;云已经遮没了月亮。乌云有好一阵子徘徊不 去,就像一只黑手遮住了脸?#21360;?#39039;?#20445;?#24187;觉消失了,窗户的灯光也一齐熄 灭。我面前的屋子终于又成了荒凉的空壳,没有灵魂,也无人进出。在那 虎视眈眈的大墙边,再也听不到往事的细声碎语。
         曼陀丽是座坟墓,我们的恐惧和苦难都深埋在它的废墟之?#23567;?#36825;一切 再也不能死而复苏。我醒着的时候想到曼陀丽庄?#22467;?#20174;不觉得难过。要是 我曾在那儿无忧无虑地生活,说?#27426;?#25105;还会就事论事地回想起那儿美好的 一切:夏日的?#20498;?#22253;、拂晓时分的鸟语、栗?#37038;?#19979;的午茶,还有草地那边 传来的阵阵涛声。
         我还会想到盛开的紫丁香,惦念起“幸福谷”。这一切都是永恒的, 不可能像烟云般消散。这些回忆按理是不会惹?#26494;?#24863;的。月亮?#21592;?#20044;云遮 盖着。我虽在梦境之?#26657;?#21364;清醒地想到?#26494;?#38754;这一切,因为像所有梦中人 一样,我知道自己是在做梦。
         P1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