篮球比分188直播nba|篮球比分网007|
凤凰徐州新华书店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学艺术 > 文学 > 文学 > 逃离德黑兰-一个英雄的自白

      逃离德黑兰-一个英雄的自白
      逃离德黑兰-一个英雄的自白
      • 本店售价:¥24.0元
      • 定价:¥32.0元
      • 折扣:75
      • 作者: 门德兹
      • 出版社: 中国友谊
      • ISBN: 9787505731745
      • 出版日期: 2013.02
      • 开本: 16开
      • 版次: 1
      • 印张: 平装
      • 字数: 暂无
      • 库存: 暂时缺货
    • 购买数量:加入购物车
    •     

    商品详情


     

    编辑推荐语

    2013年奥斯卡最佳影片;2013年金球奖最佳影片、最佳导演,入围奥斯卡6项大奖的电影《逃离德黑兰》的原著。
    全程揭秘CIA内幕,一个男人的责任、信心与勇气,一个段真实的历史,一个?#25353;?#30340;故事!

    内容提要

    《逃离德黑兰(一个英雄的自白)》由安东尼奥·J·门德兹编著。
    《逃离德黑兰(一个英雄的自白)》简介: 1979年11月4日,六位美国外交官设法逃出了激进分子围攻的美国大使馆。其余人员遭到扣?#28023;?#38271;达444天。六位逃亡者在加拿大使馆留宿了两个多月,直到中央。睛报局展开冒险营救行动。
    门德兹是中央情报局顶级“偷越封锁线”特工。他想出了勇敢的计划,断定这样一个史无前例的营救行动需要大胆的掩盖。他在真正的?#32654;?#22366;制片人协助下,伪称拍摄科幻电影《阿尔戈号》。这项瞒天过海的计划面面俱?#20581;?#29978;至在?#32654;?#22366;发出了各式各样的假广告。他和他的团队接下?#27425;?#20845;位外交官制作假档案,冒充加拿大电影摄制组成员,在伊朗寻找合适的场地。
    然后是危险的部分:门德兹和另一位中央情报局官员在加拿大政府的协助下,进入伊朗境内,在进行了充分的说服和精心的准备之后,门德兹带领他的“摄制组成员”终于通过层层关卡,在德黑兰机场登机。同一天,加拿大驻伊朗使馆关闭,加拿大大使也立即返国。
    19?#20848;?0年代,《阿尔戈号》的故事一直不为人知晓。因为考虑到剩余人质的安危。CIA和加拿大政府也对整件事情的过程讳莫如深。直到1 997年,CIA才完全公开?#33487;?#20214;事情的来龙去脉。门德斯亲自撰写?#33487;?#20010;营救过程的详细报告——不过,伊朗方面并不认为CIA说了实话…… 《逃离德黑兰:一个英雄的自白》是2013年金球奖最佳影片、奥斯卡获奖电影《逃离德黑兰》的原著。
      电影的导演本阿弗莱克称赞它是“一个?#25353;?#30340;故事”。这个真实发生的故事讲述了一个男人的勇气与责任,以及在绝境中看到希望的乐观精神。为了六个素不相识的外交官,门德兹以身涉险,深入敌国,并?#20063;?#21462;了最大胆的营救计划。他本可以?#29260;?#36825;次行动,但他最终坚持做完了该做的事。阅读本书,你会感受到人性的光辉力量,这种力量超越政治与国界,与每一个人的心灵息息相通。你所收获的绝不仅是一个好看而真实的故事,更是坚?#20013;拍睿?#22312;无望的现实中继续奋斗的勇气,?#26800;?#36215;生命的责任的坚强力量。
     

    作者简介

    美国中情局伪装部门负责人,电影《逃离德黑兰》男主角原型。 1965年加入中央情报局技术服务部门,?#37038;?#31192;密工作25年,参加过冷战时期最重要的一些秘密活动。1980年1月,他在伊朗危机中营救6位美国外文官,获得“勇敢情报之星”的奖励。30多年后,这段经历被改编成?#35828;?#24433;《逃离德黑兰》。 1997年,他获得“开拓者”大勋章。在最初为中情局工作的上万人中,只有50人获得这?#36136;?#33635;。勋章承认他“以其行动、榜样和主动精神……塑造了中央情报局的历史”。 著?#23567;段弊按?#24072;》《间谍生涯?#36820;?#20070;。 马特·贝格里欧(Matt Baglio) 《纽约时报》畅销书作家。他的著作《仪?#21073;?#29616;代驱魔人》。The Rite:The Making of A Moder”Exorctst)被改编为电影,由著名男演员安东尼.霍普金斯主演,于2011年上?#22330;?br />  

    目录
    楔子
    第一章 革命的伊朗
    第二章 中情局
    第三章 鹰爪行动
    第四章 无处可逃
    第五章 救命?#38745;?第六章 他山之石
    第七章 动员令
    第?#33487;?掩护身份
    第九章 伪?#25353;?#24072;
    第十章 ?#32654;?#22366;
    第十一章 准备材料
    第十二章 中转站
    第十三章 伊朗现场
    第十四章 预演
    第十五章 背水一战
    第十六章 荣光
    楔子
    第一章 革命的伊朗
    第二章 中情局
    第三章 鹰爪行动
    第四章 无处可逃
    第五章 救命?#38745;?第六章 他山之石
    第七章 动员令
    第?#33487;?掩护身份
    第九章 伪?#25353;?#24072;
    第十章 ?#32654;?#22366;
    第十一章 准备材料
    第十二章 中转站
    第十三章 伊朗现场
    第十四章 预演
    前言

    那一天是1979年的12月19日,周六。傍晚,?#33402;?#22312;工作室里绘画。窗外,落日?#37070;?#32780;下,余辉映出一道长长的暗色光影,如同帷幕一般盖住?#26494;焦取?br /> 本周早些时候,我收到了美国国务院下发的一份备忘录,其中包含一些令人震惊的消息:六名美国外交官逃离了被激进分子占领的美国驻伊朗大使馆,躲进了加拿大驻伊朗大使肯·泰勒及其高级移民官约翰·希尔唐的府邸。
    一个多月以前的11月4日,一群伊朗激进分子袭击了美国位于德黑兰的大使馆,扣押了六十六名美国人?#21097;?#38543;即在全城范围内展开了大规模搜捕美国人的行动。他们指控美国人暗中?#37038;?ldquo;间谍”活动,试?#35745;?#22351;这个国家兴起的伊斯兰革命。
    在大使馆被占领?#20445;?#25105;已是中情局技术服务办公室下属的全球伪装行动部门的负责人。在过去十四年的职业生涯中,我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了众多秘密行动,为特工和情报官员提供伪装支持,并协助营救“铁幕”背后的叛逃者和避难者。大使馆遭到攻击之后,我和我的团队立即行动起来,为潜入伊朗的先遣队准备各种所需的伪装品、虚假文件以?#23433;?#21516;化名的掩护身份。而就在准备期间,我们收到了国务院的备忘录。
    对于这六名美国人,国务院似乎采取了一种观望策略。在我看来,这是很有问题的。我最近刚去过一?#25105;?#26391;,对于那里的危险,我有亲身经历。这个城市到处都是眼线,时时刻刻注视?#25293;悖?#25628;?#30333;拍恪?#22312;任何时候,你?#21152;?#21487;能会被发现。
    这六个人已经躲藏了近两个月的时间,他们还能够坚持多久?如果这六名美国人必须逃跑,他们会去哪里?在位于德黑兰的美国大使馆外,每天都聚集着数千名群情激愤的伊朗人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被抓,那么他们极有可能会被投入监狱甚至被处死。
    我一直对我的团队讲,撤离行动有两种:一是遭到恶意追捕,二是未遭恶意追捕。我们不能等到这六名美国人四处逃亡时才去营?#20154;?#20204;,因为那时候我们?#36127;?#19981;可能将他?#21069;?#20840;救出。
    电台正在播放歌曲?#26007;?#38632;无阻》。在创作?#20445;?#25105;经常会收听音乐。对我来说,音乐?#36127;?#19982;光线同等重要。
    我的绘画生涯?#21152;?#23401;提时代,在1965年加入中央情报局?#20445;?#25105;已经是一名艺术家了。?#20004;瘢?#25105;仍认为我首先是一名画家,其次才是一个间谍。在中情局工作期间,绘画一直都是我纾解个中压力的出口。?#32423;一?#23545;?#25215;?#23448;僚的古?#20013;?#20026;?#26800;?#27668;愤,甚至到了想掐死他们的地?#21073;?#20294;如果让?#19968;?#21040;工作室,拿起画?#21097;?#37027;么所有这些敌意都会烟消云散。
    那天下午的创作,源于与我工作相关的一个词语:“狼雨”。在一个令人压抑、沮丧、阴暗冬日夜晚,与窗外的茂密丛林对话。它传递的是一种我无法?#21592;?#30340;悲伤,但?#26412;?#21578;诉我,我能把它画出来。
    如果创?#39753;?#21033;,那么我的大脑就会迅速进入一种“阿尔法”模?#21073;?#20027;观的、富于创造性的右脑就会实现突破。爱因斯坦曾对天才下过一个定义:天才并不是你?#20154;?#26377;人?#21363;?#26126;,而是你已经做好了获取灵感的准备。对我来说,这就是“阿尔法”的定义。?#19968;?#36890;过绘画来纾解工作压力,并通过这种创作来寻求问题的解决方案,因为它会让你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我已经做好了获取灵感的准备。
    在对油画布的底层色着暗釉?#20445;?#25105;的思绪迅速发生转变,一个初步的计划开始在脑海中显现出来。我们不仅要为这六名美国人伪造新的身份,提供伪装支持,而且要派人潜入伊朗,与他们取得联系,并对他们的撤?#22235;?#21147;进行评估。
    我的儿子伊恩走进了工作室。他以一种艺术家特有的眼神审视着这幅画作,而当时他只有17岁。“很好,?#32844;幀?rdquo;他一边说着一边后退一?#21073;员閼业?#26356;好的角度,“但这需要多加一点蓝色。”他指的是狼的眼睛。
    “快离开这儿,伊恩。我大概三十分钟后去吃饭。告诉你妈妈,好吗? ”我说。
    电台中传出了埃拉的一首歌曲——《只是其中之一》。伴随着歌声,我也开?#21152;?#26494;节油清洗我的画?#21097;?#24182;给油画盖上防护罩。
    无数问题开?#21152;?#20837;我的脑海。我如何说服这六名无辜的、未?#37038;?#36807;隐秘行动训练的美国外交官,让他们相?#29275;?#20182;们能?#24576;?#21151;逃出伊朗?我需要编造一个什么样的故事,足以让几个“外国人”有理由在这种时候来?#25581;?#26391;?我虽然组织过数十次的撤离行动,但这一次可以说是我所遇到的最具挑战的任务之一。
    我关掉了?#25214;?#26426;和电灯,静静地站在黑暗中,窗外一片漆黑,只?#20449;?#25151;里的枝形吊灯散发出朦胧的光。我思忖道,谍报行动是治理国家的一个工具,对于适当的、专业的谍报行动,国际上是有一套交涉规则的;但就目前伊朗的革命政府而言,唯一的规则就是没有任何规则。

     

    精彩页(或试读片断)

    第一章革命的伊朗 1979年11月4日,对于前去大使馆上班的美国人来说,这天的清晨与往常一样。大使馆临时代办布鲁斯·兰根召集各部门负责人开了一场晨会,之后和维克·汤姆塞斯以?#22885;?#20811;·豪兰赶往伊朗外交部,前去讨论美国驻伊朗军事人员的外交豁免权问题。
    上午十点钟?#23637;?#26080;线电网络传出呼叫声:“注意!注意!所有海军陆战队员,一号位集合。”发出呼叫的是大使馆的安保主管阿尔·戈拉辛斯基。这一刻,大量“激进学生”冲破大门,涌入美国大使馆。
    大使馆的新闻处就位于正门附近的停车场一侧。有人切断了门上的环形锚链,大批游行?#23601;?#32773;蜂拥而入,其中大多数是女性,她们举着上面写有“不要害怕,我们只是想进来”的标示牌。
    约翰·格?#36861;?#26031;是最先看到激进分子冲进使馆区的人之一。他是美国大使馆的公共事务官。靠近窗户朝外望去,他看到一名激进分子走向一名负责保护使馆的警察,然后两个人?#24403;?#22312;了一起。对于这一幕,格?#36861;?#26031;并不?#26800;?#24778;?#21462;?br /> 随着涌入使馆区的激进分子越来越多,使馆的其他工?#39749;?#21592;也开始慢慢?#20174;?#36807;来。在当时的伊朗,游行?#23601;?#27963;动?#36127;?#27599;天都会发生,而 “美国去死”、“打到沙赫”等口号?#36127;?#27599;时每刻都在?#22467;?#25152;以在使馆内部工作的美国人最初还以为这是外面的“背景噪音”。
    现在,只需几分钟的时间,激进分子便可包围整个办公楼。工?#39749;?#21592;和使馆外交人员终于知道发生了什?#35789;?#24773;。他们有的站在椅子上朝窗外望去,有的则聚集在警?#26391;遙?#36890;过那里的闭路监控器了解外面的情况。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使馆区挤满了激进分子,他们?#28216;?#30528;标语并高?#22467;?ldquo;我们只是想进来!”然后,一个接着一个的闭路监控器出现空白画面,因为摄像头已经被?#23601;?#32773;从墙上拽下来了。
    大多数使馆工?#39749;?#21592;都显得很平静,有的甚至还表现出?#25628;?#28902;的情绪。他们似乎认为,这些学生只是闯入大使馆喊喊口号而已,到时候他们自然会离开。闯人者大?#30333;牛?ldquo;我们没有恶意!我们只是想进来!” 在他们中间,有的人还拿着扩音器,声浪一次高过一次。
    美国人有所不知的是,这并不是一次狂热的抗议游?#26657;?#32780;是一次精心准备的袭击行动。这些自称为“伊玛目的门徒”的学生早在多日前就已经对大使馆踩点,并绘?#23631;?#35814;细的地图。他们裁剪?#32487;酰?#20026;可能抓获的人?#39318;?#22791;了近一百条蒙眼布?#20976;?#20204;甚至还为这些人?#39318;?#22791;了食品。
    他们精心将发动袭击的时间选在“国家学生日”。国家学生日是为了纪念一年前在德黑兰大学游行?#23601;?#26102;被沙赫武装力量杀害的学生而设立的,那次游行活动吸引了数百万名学生参加,而真正的策划者则在庞大人群的掩护下发动攻击。在第一波冲人大使馆的人群中,女性?#21152;?#32477;对多数,这显然也是有意而为,因为在激进分子看来,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应该不会对女性?#23601;?#32773;开火。
    部分激进分子还持有自行车锁链、?#26223;?#20035;至铁锤等简易武器。另有少数人持有手枪,这与后来宣称此次袭?#39757;?#20840;是?#28508;?#21147;行动的说法相左。
    他们的计划是占领大使馆三天,以此来表达他们对沙赫和美国的种种不满。就主要目的而言,他们希望通过这次攻击行动把温和的巴扎尔甘政府①拖人一个进退两难的?#36710;兀?#36827;而?#39749;?#23427;的地位。如果巴扎尔甘派人营?#26085;?#20123;美国人,那?#21254;?#26391;人就会把他及其政府中的温和派人物视为 “西方的傀儡”。
    戈拉辛斯基发出呼叫后,海军陆战?#21451;?#36895;集?#24119;?#22312;进驻使馆办公楼之后,他们迅速进入?#22870;?#29366;态,装好子弹并占据有利位置,肾上腺素?#27426;仙仙?#26377;的人似乎还渴望一?#20581;?#20854;中有一名队?#26412;团?#22312;办公室的地板上,身边摆满?#35828;?#33647;。他紧盯着窗外,手中的霰弹枪已经做好了发射的楔?#21360; ?#37027;一天是1979年的12月19日,周六。傍晚,?#33402;?#22312;工作室里绘画。窗外,落日?#37070;?#32780;下,余辉映出一道长长的暗色光影,如同帷幕一般盖住?#26494;焦取?br />   本周早些时候,我收到了美国国务院下发的一份备忘录,其中包含一些令人震惊的消息:六名美国外交官逃离了被激进分子占领的美国驻伊朗大使馆,躲进了加拿大驻伊朗大使肯·泰勒及其高级移民官约翰·希尔唐的府邸。
      一个多月以前的11月4日,一群伊朗激进分子袭击了美国位于德黑兰的大使馆,扣押了六十六名美国人?#21097;?#38543;即在全城范围内展开了大规模搜捕美国人的行动。他们指控美国人暗中?#37038;?ldquo;间谍”活动,试?#35745;?#22351;这个国家兴起的伊斯兰革命。
      在大使馆被占领?#20445;?#25105;已是中情局技术服务办公室下属的全球伪装行动部门的负责人。在过去十四年的职业生涯中,我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了众多秘密行动,为特工和情报官员提供伪装支持,并协助营救“铁幕”背后的叛逃者和避难者。大使馆遭到攻击之后,我和我的团队立即行动起来,为潜入伊朗的先遣队准备各种所需的伪装品、虚假文件以?#23433;?#21516;化名的掩护身份。而就在准备期间,我们收到了国务院的备忘录。
      对于这六名美国人,国务院似乎采取了一种观望策略。在我看来,这是很有问题的。我最近刚去过一?#25105;?#26391;,对于那里的危险,我有亲身经历。这个城市到处都是眼线,时时刻刻注视?#25293;悖?#25628;?#30333;拍恪?#22312;任何时候,你?#21152;?#21487;能会被发现。
      这六个人已经躲藏了近两个月的时间,他们还能够坚持多久?如果这六名美国人必须逃跑,他们会去哪里?在位于德黑兰的美国大使馆外,每天都聚集着数千名群情激愤的伊朗人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被抓,那么他们极有可能会被投入监狱甚至被处死。
      我一直对我的团队讲,撤离行动有两种:一是遭到恶意追捕,二是未遭恶意追捕。我们不能等到这六名美国人四处逃亡时才去营?#20154;?#20204;,因为那时候我们?#36127;?#19981;可能将他?#21069;?#20840;救出。
      电台正在播放歌曲?#26007;?#38632;无阻》。在创作?#20445;?#25105;经常会收听音乐。对我来说,音乐?#36127;?#19982;光线同等重要。
      我的绘画生涯?#21152;?#23401;提时代,在1965年加入中央情报局?#20445;?#25105;已经是一名艺术家了。?#20004;瘢?#25105;仍认为我首先是一名画家,其次才是一个间谍。在中情局工作期间,绘画一直都是我纾解个中压力的出口。?#32423;一?#23545;?#25215;?#23448;僚的古?#20013;?#20026;?#26800;?#27668;愤,甚至到了想掐死他们的地?#21073;?#20294;如果让?#19968;?#21040;工作室,拿起画?#21097;?#37027;么所有这些敌意都会烟消云散。
      那天下午的创作,源于与我工作相准备。P5-7 关的一个词语:“狼雨”。在一个令人压抑、沮丧、阴暗冬日夜晚,与窗外的茂密丛林对话。它传递的是一种我无法?#21592;?#30340;悲伤,但?#26412;?#21578;诉我,我能把它画出来。
      如果创?#39753;?#21033;,那么我的大脑就会迅速进入一种“阿尔法”模?#21073;?#20027;观的、富于创造性的右脑就会实现突破。爱因斯坦曾对天才下过一个定义:天才并不是你?#20154;?#26377;人?#21363;?#26126;,而是你已经做好了获取灵感的准备。对我来说,这就是“阿尔法”的定义。?#19968;?#36890;过绘画来纾解工作压力,并通过这种创作来寻求问题的解决方案,因为它会让你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我已经做好了获取灵感的准备。
      在对油画布的底层色着暗釉?#20445;?#25105;的思绪迅速发生转变,一个初步的计划开始在脑海中显现出来。我们不仅要为这六名美国人伪造新的身份,提供伪装支持,而且要派人潜入伊朗,与他们取得联系,并对他们的撤?#22235;?#21147;进行评估。
      我的儿子伊恩走进了工作室。他以一种艺术家特有的眼神审视着这幅画作,而当时他只有17岁。“很好,?#32844;幀?rdquo;他一边说着一边后退一?#21073;员閼业?#26356;好的角度,“但这需要多加一点蓝色。”他指的是狼的眼睛。
      “快离开这儿,伊恩。我大概三十分钟后去吃饭。告诉你妈妈,好吗?”我说。
      电台中传出了埃拉的一首歌曲——《只是其中之一》。伴随着歌声,我也开?#21152;?#26494;节油清洗我的画?#21097;?#24182;给油画盖上防护罩。
      无数问题开?#21152;?#20837;我的脑海。我如何说服这六名无辜的、未?#37038;?#36807;隐秘行动训练的美国外交官,让他们相?#29275;?#20182;们能?#24576;?#21151;逃出伊朗?我需要编造一个什么样的故事,足以让几个“外国人”有理由在这种时候来?#25581;?#26391;?我虽然组织过数十次的撤离行动,但这一次可以说是我所遇到的最具挑战的任务之一。
      我关掉了?#25214;?#26426;和电灯,静静地站在黑暗中,窗外一片漆黑,只?#20449;?#25151;里的枝形吊灯散发出朦胧的光。我思忖道,谍报行动是治理国家的一个工具,对于适当的、专业的谍报行动,国际上是有一套交涉规则的;但就目前伊朗的革命政府而言,唯一的规则就是没有任何规则。
    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