篮球比分188直播nba|篮球比分网007|
凤凰徐州新华书店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学艺术 > 文学 > 文学 > 少年Pi的奇幻漂流(插图珍藏版)

      少年Pi的奇幻漂流(插图珍藏版)
      少年Pi的奇幻漂流(插图珍藏版)
      • 本店售价:¥26.3元
      • 定价:¥35.0元
      • 折扣:75
      • 作者: (加拿大)扬·马特尔|译者:姚媛
      • 出版社: 译林
      • ISBN: 9787544731706
      • 出版日期: 2012-11-01 第1版2012-11-01 第1次印刷
      • 库存: 暂时缺货
    • 购买数量:加入购物车
    •     

    商品详情


    编辑推荐语

    扬·马特尔编著的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获得诸多奖项,备受推崇,被誉为当代经典。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全球热销七百万册,获得英国布克奖、德国国家图书大奖等6项国际大?#20445;弧?#20013;国时报》开卷好书奖等7项年度好书推荐!在台湾出版后获杨照、九把刀、南方朔等各界名人推荐。2005年译林社推出该书后,受到诸多名人如周国平、叶兆言、李敬泽?#28909;?#25512;荐。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独家收入?#20998;?#33879;名插画家精心绘制的数十幅全彩插图,极具珍藏价值。插画家以“罕见的优美画风”脱颖而出,赢得为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绘制插图的机会。插图色?#21490;?#23500;,极具表现力,极好地传达了文字的意向,呈现出精致的文学质?#23567;?/p>

    内容提要

    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是作者扬·马特尔的第二部小说,但是?#24187;?#24066;便惊艳国际文坛,获奖无数,成为畅销书。 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是一关于成长、冒险、希望、奇迹、生存和信心的奇特的小说,在美国、加拿大、德国、英国等欧美国家进入了高中生必读书目。这本书描述了16岁的印度少年和一?#24187;?#21152;拉虎共同在太平洋漂流227 天后获得重生的神奇经历。如真似幻的海?#20384;?#38505;与天真、残酷并存的人性矛盾,在书中不但巧妙契?#24076;?#26356;激荡出高潮?#27426;?#30340;阅读惊喜。 小?#30340;?#23481;关于冒险、希望、奇迹、生存和信心,是一个能让人产生信仰的故事,同时也会让读者重新认识文学并相信文学的力量。书中如真似幻的海?#20384;?#38505;与天真、残酷并存的人性矛盾,巧妙契?#24076;?#26356;激荡出高潮?#27426;?#30340;阅读惊喜。读者读过此书后必将引发深深的思?#36857;?#26080;论是开放式的结局?#25925;切?#35828;对于信仰、生存,乃至人与动物、人与人、人与世界的关系的展现,都会成为每一个读者深思的问题。难得的是,这样一本蕴含悠远、包罗万象的书确是非常好读,叙述?#24615;?#27969;水,文字不艰涩不花哨,语言?#37038;登?#26377;力量,好读且让人欲罢不能。

    作者简介

    扬·马特尔(Yann Martel),一九六三年出生于西班牙,父母是加拿大人。幼时曾旅居哥斯达黎加、法国、墨西哥、加拿大,成年后作客伊朗、土耳其及印度。毕业于加拿大特伦特大学哲学系,其后?#37038;?#36807;各种稀奇古怪的行业,包括?#24425;?#24037;、洗碗工、保安等。

    目录
    序言
    多伦多与本地治里
    太平洋
    墨西哥?#26032;?#22374;镇贝尼托华雷斯医院
    
    前言

    这本书是在我饥饿的时候诞生的。我来解释一下吧。1996年春天,我的第二本书——一本小说——在加拿大问世了。那本书并?#24576;?#21151;。书评家不是对它?#26800;?#36855;惑不解,就是?#20204;?#25551;淡写的赞扬让它显得一文不值。读者也对它置之不理。尽管我费劲地扮演小丑或高空秋千表演者的角色,却对媒体这个马戏团不起任何作用。我的书仍然卖?#27426;?#19968;本本书排列在书店的书架上,就像一个个孩子在排队等着打棒球或踢足球,而我那本书就像一个瘦长而笨?#23613;?#26681;本不适合做运动员的孩子,谁都不愿意让他加入自己的球?#21360;?#23427;很快便悄无声息地消失了。 失败的结局并没有对我造?#21830;?#22823;的影响。我已经开始创作另一个故事了,一个1939年发生在?#21688;?#29273;的故事。只是我?#26800;?#28966;躁?#35805;病?#32780;且我只有很少的一点钱。 于是我飞到了?#19979;頡?#36825;么做并不缺乏逻辑性,如果你能认识到三件事:在印度完?#19978;?#26399;工作会让任何人都不再焦躁?#35805;玻?#22312;那里可以用很少的钱生活很长时间;以1939年的?#21688;?#29273;为背景的小说?#27531;?#21644;1939年的?#21688;?#29273;几乎没有任何关系。 我到印?#28909;?#36807;一次,在北方待了5个月。第一次我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来到这座次大陆的。?#23548;?#19978;,我准备了一个词。当我对一位了解印度的朋友谈起我的旅行计划?#20445;?#20182;随口说:“印?#28909;?#35828;英语很滑稽。他们喜欢唬弄 (barnboozle)之类的词。”当飞机开始在德里缓缓着陆?#20445;?#25105;记起?#33487;?#20010;词,于是这个词成了我在面对鲜艳的色彩、?#24615;?#30340;声响和各种仪式所营造的印度的疯狂之前所做的惟一准备。我有时会用这个词,而且,说实话,这个词很有用。我对火车站的职员说:“我没想到车票会这么贵。你不是想唬弄我吧,是不是?”他笑了,唱歌似的说:“不是的,先生!这儿没有唬弄人的事儿。我给你报的票价是对的。” 第二次去印度,我知道会遇上什么,也知?#38647;约合?#35201;什么了:我要在一处山间驻地住下来写小说。我想象,宽大的阳台上放着一张桌子,?#33402;?#22352;在桌前,面前摊放着笔记,笔记?#21592;?#25918;着一杯茶,正?#30333;?#32533;缕热气。在我脚下是浓雾笼罩的青?#21073;?#22312;我耳中是猿猴的啼声。那里气候宜人,早晨和傍晚需要穿一件薄毛衣,中午只需穿短袖。这样安排好了之后,我手中?#20806;?#31508;,为了更加高度的真实,要把?#21688;?#29273;写进一部虚构的小说。小说就是有选择地改变真实,不是吗?不就是通过扭曲真?#20992;?#25581;示其本质吗?我又有什么必要到?#21688;?#29273;去呢? 经营驻地的女?#39749;?#20250;告诉我当地人为了把英国人赶出去而进行的斗争。 我们对我午饭吃什?#26149;?#31532;二天晚饭吃什么会有一致的意见。写作了一天之后,我会在茶园里起伏的山岗?#20185;⒉健?不幸的是,小说结巴了一阵,?#20154;?#20102;几声,便?#24187;?#21596;呼了。那是发生在梅特兰的事,那里离?#19979;?#19981;远,是一处很小的山?#39318;?#22320;,有猴子,但没有茶园。这是未来作家特有的苦恼。你的主题很好,句子也不错。你的人物如此栩栩如生,几乎需要出生证明。你为他们铺排的情节既宏大又简单,扣人?#21335;摇?#20320;做?#35828;?#26597;,搜集了事实——有关历史、社会、气候、烹饪等方面的事实,这些会让你的故事具有真实?#23567;?#23545;话流畅,充满了紧张。描写充满了华丽的词藻、鲜明的?#21592;?#21644;有力的细节。真的,你的故事不可能不了不起。但是所有这些都无济于事。尽管故事有着显而易见的光明前途,却有那?#21254;?#21051;,你意识到你脑后那个?#27426;喜?#32469;着你的低语声说的是明白无误的可怕事实:这没有用。故事缺少某种因素,?#27425;?#35770;有关历史或食物的事实是否正确,都会让一个真正的故事具有生气的那种活力。你的故事在情感上毫无生机,这就是关键所在。这一发现令人沮丧,我告诉你。它让你产生一?#33267;?#20154;痛苦的渴望。 我把那本失败的小说的笔记从梅特兰寄了出去,寄往西伯利亚一个虚构的地址,回信地址是玻利维亚一个虚构的地方。邮局的工?#39749;?#21592;在?#27431;?#19978;盖上邮戳,把信扔进分拣箱后,我闷闷不乐、灰心丧气地坐了下来。“现在做什么呢,托尔斯泰?你对自己的生活还有什么其他好主意?”我?#39318;?#24049;。 ?#29275;?#25105;还有一点点钱,我仍然?#26800;?#28966;躁?#35805;病N艺?#36215;来,走出邮局,去探索印度南部。 ?#38405;切?#38382;我是做什么的人,我想说:“我是个医生。”因为医生是具有魔力、能够带来奇迹的人。但是我敢肯定下一个拐弯处会发生车祸,当所有人都看着我的时候,我就得在受害者的哭泣声和呻吟声中解释,说其实我是律师;然后,当他们恳求我为这次不幸事故起诉政府的时候,我就得承认说其实我只有哲学学士学位;?#24188;牛?#24403;人们大声问?#33402;?#26679;的流血悲剧有什?#21254;?#20041;的时候,我就得承认我几乎?#27426;?#36807;克尔凯郭尔的作品,等等。我坚守着卑微而脆弱的真实。 在这一过程?#26657;?#19981;时有人对我的职业作出?#20174;Γ?ldquo;作家?是吗?我有一个故事要告诉你。”大多数时候,这些故事只是一些轶事,缺乏生气也缺乏活力。 我来到了本地治里镇,那是一座?#27605;角?#33258;治小镇,位于马德拉斯南部,在泰米尔纳德沿海地区。无论从人口还是从面积来看,本地治里都是印度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组成部分——相比之下,爱德华王子岛是加拿大的一个巨大的组成部分——但是历史却将它与印度分离开来,因为本地治里曾经是那个最小的殖民帝国——法属印度——的首都。法国人很想与英国人竞争,非常想,但是他们惟一取得的只有对几座小港口的?#39749;ā?#20182;们在这些港口坚守了大约三百年。1954年,他们离开本地治里,留下漂亮的白色楼房,?#24618;?#20132;叉的宽阔?#20540;潰?#35832;如海运大街和圣路易大街之类的街名,还有对警察戴的帽子的叫法——凯皮。 我当时正在尼赫鲁大街的“印度咖啡馆”。咖啡馆只有一间大?#32771;洌奖?#26159;绿色的,天花板很高。风扇在你头顶旋转?#29275;?#22909;让温暖潮湿的空气流动起来。?#32771;?#37324;放满了并排摆放的长方桌,每张桌边放着四?#23721;巫印?#21738;儿有?#20806;?#20301;你就坐在哪儿,不管桌前坐的是什么人。那里的咖啡不错,还有法国烤面包片卖。客人很容易相互交谈。于是,一位满?#25918;?#20081;的银发、双眼炯?#21152;?#31070;的活跃的老人和我聊了起来。我向他证实加拿大很冷,这个国家的确有几个地区说法语,我很喜欢印度,等等等等——友好好奇的印?#28909;?#21644;背包徒步旅行的外国人之间轻松随意的交谈。他听我说我干的是哪一行的时候睁大?#25628;?#30555;,点?#35828;?#22836;。我该走了。我抬起手,想让侍者看见我,让他把账单拿来。 这时老人说:“我有一个故事,它能让你相信?#31995;邸?rdquo; 我停止?#33487;?#25163;。但是我很怀疑。是耶和华见证人在敲我的门吗?“你的故事是不是发生在两千年前罗马帝国一个偏僻的角落?”我问。 “不是。” 他是个?#20102;?#20848;教的狂热鼓吹者吗?“是不是发生在7世纪的阿拉伯半?#28023;?rdquo; “不,不是的。几年前故事就在这儿,在本地治里开?#36857;?#32780;且,我很高?#35828;?#21578;诉你,就在你来自的那个国家结束。” “而这个故事能让我相信?#31995;郟?rdquo; “是的。” “这个要求过高了。” “没那么高,你能达?#20581;?rdquo; 侍者来了。我犹豫了片刻,然后要了?#22870;?#21654;?#21462;?#25105;们互相做了自我介绍。他叫弗朗?#39753;?阿?#19979;?#24052;萨?#20303;?ldquo;请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吧。”我说。 “你?#27426;?#35201;?#38505;?#21548;。”他回答。 “我会的。”我拿出了钢笔和笔记本。 “告诉我,你去过植物园吗?”他问。 “昨天刚去过。” “你注意到小型火车轨道了吗?” “是的,我注意到了。” “星期天仍然有火车开,是给孩子们玩的。但是以前火车每天都开,每小时开两次。你注意到站名了吗?” “有一站叫玫瑰谷,就在玫瑰园?#21592;摺?rdquo; “是的。另一站呢?” “我不记得了。” “站牌已经被拿下来了。另一站以前叫动物园城。小型火车停两站?#22909;?#29808;谷和动物园城。从前,本地治里植物园里有一座动物园。” 他?#24188;?#35828;下去。我把故事的主要部分记了下来。“你?#27426;?#35201;和他谈谈。 ”他说,他指的是故事的?#39749;?#20844;。“我非常非常了解他。他现在已经是成人了。你?#27426;?#35201;问他所?#24515;?#24819;问的问题。” 后来,在多伦多,在电话?#24597;?#31807;里九排?#24352;?#29305;尔的人名?#26657;艺业?#20102;他,那个?#39749;?#20844;。在拨他的电话?#24597;朧保?#25105;的心怦怦直跳。接电话的人的加拿大口音里带有一种轻快的印度声调,尽管?#24187;?#26174;,但肯定?#26657;?#23601;像空气中香烟的痕迹。“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”他说。但是他同意和我见?#24187;妗?#25105;们见了很多次面。他给我看了事情发生的过程中他记的日记。他给我看了使他出名的发黄的剪报,但这名气很快便被人们遗忘了。他对我说了他的故事。 我一直在记笔记。大?#23478;?#24180;以后,在克服了很多困难之后,我收到了日本运输部寄来的一盒磁带和一份报告。就在听磁带的时候,我?#37038;?#20102;阿?#19979;?#24052;萨米的观点,这的确是一个能让你相信?#31995;?#30340;故事。 自然,帕特尔先生的故事应该以第一人称叙述,通过他的声音?#24425;觶?#36890;过他的眼睛观察。但是,如果故事里有任何不精确之处,或是任何错误,责任都在我。 我要感谢几个人。我最应该感激的是帕特尔先生。我对他的感激就像太平洋的海水一样无边无际,我希望我的叙述不会令他失望。我要感谢让我开始写这个故事的阿?#19979;?#24052;萨米先生。我要感?#35805;?#21161;我完成这个故事的三位具?#24515;?#33539;职业精神的官员,他们是日本驻渥太华大?#26500;?#30340;太田一彦先生、小井科船运公司的渡边宏先生,特别是日本运输部现已退休的冈本友广先生。我要感谢莫西尔·斯克里尔先生让故事有了活力。最后,我要衷心感谢加拿大艺术委员会这个了不起的机构,没有它的资助,我不可能完成这个和1939年的?#21688;?#29273;毫无关系的故事。如果我们,市民们,不支持我们的艺术家们,那?#27425;?#20204;就会在不加修饰的真实的祭坛上牺牲了我们的想象力,最终我们就会没有任何信仰,我们的梦想就会变得毫无价值。

    精彩页(或试读片?#24076;?

    痛苦令我?#24039;?#21448;沮丧。 学术研究?#22270;?#25345;不懈、全心全意的宗教修行渐渐使我?#25351;?#20102;生气。某些人可能会认为我的宗教行为很古怪,但我一直在坚持。上了一年高中以后,我进了多伦多大学,拿到了双学士学位。我学的专业是宗教学和动物学。我的宗教学毕业论文与伊萨克,卢里亚的宇宙起源理论的几个方面有关,卢里亚是16世纪萨法德伟大的犹太教神秘哲学家。我的动物学毕业论文写的是对三趾树懒的甲状腺功能的分析。我决定?#35789;?#25042;是因为它镇定自若,温文尔?#29275;?#21916;欢自省——这样的行为抚慰了心烦意乱的我。 树懒有?#34903;?#30340;也有三趾的,?#28900;?#26159;哪一种情况要取决于它们的前爪,因为所有树懒的后爪?#21152;?#19977;趾。有一年夏天,我非常?#20197;耍?#26377;机会在巴西的赤?#26469;?#26519;里研究生活在原产地的三趾树懒。这是一种非常令人感兴趣的动物。 它惟一真正的习惯就是懒散。它平均每天睡眠或休息20个小时。我?#20999;?#32452;研究了五只野生三趾树懒的睡眠习惯。傍晚,它们入睡后,我们在它们的头顶放上鲜红色的塑料盘子,盘子里盛满了水。第二天上午,盘子仍在原处,水里挤满了昆虫。日落时分是树懒最忙碌的时候,这里的“忙碌”是一种最轻松的意义上的忙碌。它以每小时400米的速度,以特有的头朝下的姿势在树干上移动。在地面上,受到刺激?#20445;?#23427;会以每小时250米的速度爬向?#21592;?#19968;棵树,这比?#21592;?#21463;刺激时的奔跑速度慢440倍。在没有刺激的情况下,它每小时只能挪动4至5?#20303;?三趾树懒对外部世界的了解?#27426;唷?#29992;标有2到10九个分值的量表(2代表极端迟钝,10代表极度敏锐)衡量树懒的官能,毕比(1926)给它的味觉、触觉、视觉和听觉打2分,嗅觉打3分。如果你在?#24052;?#30475;见一只熟睡的三趾树懒,轻轻推它两三下就能把它弄醒;然后,它会睡眼惺忪地四处张望,但就是?#24576;?#20320;望。为什?#27492;?#20250;四处张望,这一点我?#20849;?#33021;确定,因为在树懒眼里,就像在高度近视?#20174;置?#25140;眼镜的人眼里一样,一切?#23478;?#29255;模糊。至于听觉,树懒并不聋,只是它对声音不感兴趣。根据毕比的报告,在正在睡觉或?#36828;?#35199;的树懒身边开枪也不会引起它什么?#20174;Α?#26641;懒的嗅觉稍微灵敏一些,但也不能过高估计。据说它们能够闻出腐朽的树干在哪里并避开,但是根据布洛克的报告(1968),树懒“常常”因为抓住腐朽的树干而掉到地上。 那?#27492;?#24590;么生存呢,?#27531;?#20320;会问。 就靠行动迟缓而生存。它总是睡意蒙咙,懒懒散散,这使它?#29420;?#20260;害,躲开美洲豹、豹猫、热带大雕和森蚺的注意。树懒的毛下面寄生着藻类,干季是棕色的,湿季是绿色的,因此它与周围环境中的苔?#27721;?#26641;?#24230;?#20026;一体,看上去像一窝白蚁或一窝松鼠,或者就像树的一部分。 三趾树懒是素食主义者,生活和平,与环境十分和谐。“它嘴上总是?#26131;?#21644;善的微笑。”蒂勒报告说(1966)。我亲眼看见了那种微笑。我不喜欢将人类的特征和感情?#28193;?#21040;动物身上,但是在巴西的那一个月里,有很多次,当我抬头看着憩息的树懒?#20445;械阶约好?#23545;的是头朝下陷入深深?#20102;?#30340;瑜伽修行者,或是虔心祈祷的隐士,这些智者充满想象的生活是我无法通过科学探?#39753;?#33021;了解的。 有时候我把两个专业混淆起来了。我的几个宗教学专业的同学——?#20999;?#26412;末倒置的不可知论者,他们被理性所束缚,而在这些聪?#39749;搜?#37324;有着?#24179;?#33324;价值的理性其实只是?#38138;?#30719;——让我想起了三趾树懒?#27426;?#19977;趾树懒,这一生命奇迹的如此出色的例证,让我想起?#26494;系邸?我和我的科学家同行之问从来没有什?#27425;?#39064;。科学家是一群待人友善、不信神灵、工作努力、爱?#32469;?#37202;的人,他们的脑子在不想着科学的时候,就想着性、国际象棋和棒球。 我是一个出色的学生,如果我可以自己这么说的话。我在圣迈克尔学院连续4年名列前茅。我在动物学?#30340;?#21040;了所有学生奖。我在宗教学系没有拿到?#20445;?#36825;只是因为这个系不设学生奖(我们?#36158;雷誚萄?#31350;的奖赏不掌握在凡人手里)。要不是因为一个脖子粗得像树干,脾气好得让人受不了,因为吃牛肉而面色红润的小伙子,我就拿?#38454;?#30563;学术奖章了,这是多伦多大学颁给本科生的最高?#20445;?#24456;多杰出的加拿大人都得过这个奖。 我仍然因为这次受冷落而?#26800;接械?#20799;难过。当你在生活中经历了很多痛苦折磨之后,每一次新的痛苦都既令人无法忍受又让人?#26800;?#24494;不足道。我的生命就像?#20998;?#33402;术中使人想到死亡的绘画:我身边总有一个?#36153;?#21671;嘴的骷髅,提醒我人类的野心是多?#20174;?#34850;。我嘲笑这个骷髅。我看着它,说:“你找错人了。?#27531;?#20320;不相信生命,而我却不相信死亡。走开!”骷?#20204;?#31505;一声,靠得更近了。但这并不让我?#26800;?#24778;?#21462;?#27515;亡如此紧紧地跟随着生命,并不是因为生理需要,而是因为?#20992;省?#29983;命太美了,死亡爱上了它,这是一种充满了?#20992;市?#21644;?#21152;?#27442;的爱,它紧紧抓住所能抓到的一切。但是生命轻盈地跃过死亡,只失去了一两样不重要的东西。沮丧只是云朵飘过时投下的阴影,很快便消失了。那个面色红润的小伙子也得到了罗兹奖学金评选委员会的首?#31232;?#25105;爱他,我希望他在牛津能有丰富的经历。如果财富女神吉祥天女有一天对我大加垂青,那?#30913;?#27941;是我转到?#35789;?#20043;前想去的第五座城市,前四座是麦加、瓦拉纳西、耶路撒冷和巴黎。 对于我的上班生活,我没什?#26149;?#35828;的,我只想说领带就是一个套索,虽然是倒过来的,但还是能吊死人,如果他不小心的话。 我爱加拿大。我想念印度炎热的天气,那里的食物,墙上的四脚蛇,银幕上的音乐剧,大街上闲逛的牛?#28023;蛇山?#30340;乌?#21804;?#29978;至关于斗蟋蟀的闲话,但是我爱加拿大。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,这里太冷了,让人无法拥有良好的判断力,住在这里的人富有同情心,头脑聪明,留着糟糕的发?#20581;?#19981;管怎样,本地治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回家的东西了。 理查德?#37327;?#20173;然和我在一起。我一直没有忘记他。我敢说自?#21512;?#20182;吗?我?#33402;?#20040;说。我想他。我仍然在梦里见到他。大多是噩梦,但却是带着爱的气息的噩梦。这就是人心的奇怪之处。我仍然无法理解他怎么能如此随便地抛下我,不用任何方式说再见,甚至不回?#25151;匆?#30524;。那种痛就像?#35805;牙?#26023;在砍我的心。 墨西哥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们对我好极了。病人也是。癌症病人或是因车祸受伤的人一旦听说我的故事,就一瘸一拐地走过来,或是摇着轮椅过来?#27425;遙?#20182;们的家人也来了,尽管他们都不会说英语,而我也不会说西班牙语。 他们对我笑,握我的手,拍我的头,把送给我的食物和衣服放在我床上。他们令我感动得无法控制自?#28023;?#29190;发出一阵阵大笑,一阵阵大哭。 几天后我就能站起来了,甚至能走上两三?#21073;?#23613;管我仍?#26800;?#24694;心、头晕、浑身乏力。验血结果表明我贫血,钠水平非常高,而钾水平?#26149;?#20302;。我的体内有积?#28023;?#33151;肿?#32654;?#23475;。我看上去就像被移植了?#20976;?#22823;象?#21462;?#25105;的小便是接近棕色的很深的暗黄色。大?#23478;?#20010;星期以后,我能正常走动了,而?#19968;?#33021;穿上鞋,如果不系鞋带的话。我皮肤上的伤痊愈了,但肩上和背上还有疤。 我第一次拧开水龙头的时候,哗哗哗喷涌而出的大量的水让我吓了一大跳,我变得?#24597;?#36215;来,两腿一软,晕在了护士怀里。 我第一次去加拿大的一家印度餐馆,是用?#31181;?#25343;东西吃。侍者?#38376;?#35780;的眼光看着我说:“你是刚下船的吧?”我的脸色变得?#22253;住R幻?#38047;之前我的?#31181;富?#26159;先于嘴?#25512;烦?#39135;物的?#29420;伲?#29616;在在他的注视下却变得肮脏,像罪犯被逮个正着一样僵住了。我不敢去舔?#31181;浮?#25105;带着负罪感在?#24466;?#19978;擦了擦手。他不知道这句话伤我有多深。一个个字就像?#24187;?#26522;钉子钉进我的肉里。我拿起刀叉。我以前几乎从来没有用过这些器具。我的双手在颤抖。浓味小扁?#35895;?#27748;变得?#39749;?#26080;味。P3-7